连载丨为什么说大学生的素质教育会推动中国经济(三)

浏览:3246   发布时间: 09月26日

企业人才需求方向与大学教育引导方向之间存在巨大差异,各自异向而行。

这种情况导致大学对社会人才需求、尤其是就业需求方面研究投入不够,大学生学习方向与社会现实及企业需求存在巨大差异,从而使人口红利和后发优势的积极影响被部分削弱,改革和开放正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我每年都会被邀请到许多大学做职业规划讲座,为了不显得自己太无知,就在毕业生就业方面做了一些研究。

在十九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曾经讲到就业状况持续改善,城镇新增就业年均一千三百万人以上”。

从十九大召开的2017年往前推5年,就是2013年到2017年,按照“城镇新增就业年均一千三百万人以上”,五年总计下来城镇新增就业6500万人,2018年以后这个年均数字只增不减。

而在2013-2017年这5年中根据教育部统计,应届本科毕业生累计就达到3735万。

根据国内专门研究本科生就业情况的麦可思研究院历年发布的《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所述:

本科毕业生毕业后直接全职工作的比例从2013年的80%以上逐年降低到77%,如果取平均值——

按照78.5%计算,5年中毕业即就业本科毕业生人数应为2932万,已经达到城镇新增就业人数的45%。

可以看出即便不算应届研究生和博士生,仅应届本科生的就业已经成为涉及到国计民生的重中之重。

为了解决这个社会问题,社会、政府、学校、企业、学生五方面都投入了巨大成本,采取各种手段来促进应届生就业工作。

通过发展经济和新兴产业,社会为毕业生贡献了众多就业和创业机会。

国家相关部门通过向国营企事业单位下达吸纳指标,制定鼓励大学生创业政策,以资源调控手段引导就业结构合理化,对职业教育给予更多支持,每年增加研究生招生人数,以便让更多本科生延后就业时间等等措施,想方设法解决就业问题;

各级地方政府为了吸引优秀毕业生流向本地,出台了大量的抢人政策,从工资待遇、住房、户口、培训等方面给予各项优惠;

各地职介机构举办了大量就业招聘专场,提供毕业生与机构见面互通的平台,并附带各种培训和信息帮助;

教育部将大学生就业率列为各高校重要考核指标,为此高校全部专门建立了就业、创业指导部门,积极与用人机构对接,提供各种就业和招聘的便利条件;

用人机构每年9-12月份和3-5月份在大学校园内组织的秋季招聘和春季招聘,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进行宣传、面试、筛选工作。

三年前有机构做了一个《大学生毕业求职成本调查报告》,其中显示2017年应届生平均求职时长达3个月,求职期间的平均花费为2600元。

像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里,花费在平均数额一倍以上属于正常情况,即便以2600元的标准,按照2932万学生这个基数,5年学生们自己花费的求职成本也达到800多亿。

我们再看一下为了提升教育质量,国家在高校投入了多少资金,下面是全国预算排名前10的高校2020年度预算情况:

根据公开数据,全国预算排名在前100名的高校,总计预算将近5000亿!如果把全国高校预算加在一起更是一个天文数字,相对这个巨大数字,学生的求职成本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我们就面临这样一个现实,国家和个人一年花了这么多钱培养学生,最终还是有大批学生找不到工作。

根据《2020年度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中公布的数据,2019届本科毕业生半年后的就业率(含国内外读研人员)为91.1%,就意味着8.9%的本科应届生未就业;

本科生就业满意度为68%,相当于1/3的学生对就业情况并不满意,即便如此这个数字还比2015届的63%有了较大的提升;

因为不满意,有22%已就业学生在半年内重新找工作,这意味着每年都会有大批学生进入下一年度毕业生就业市场,导致下一年度毕业生就业竞争更加激烈。

当然让几百万毕业生就业并非难事,为此付出了大量心血和努力的大学和有关部门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 you can you up!另外,《2020年度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中说明本科毕业生对母校就业指导服务的满意度由2016届的76%上升到2019届的83%,可以说是有了很大进步。

不过从用人机构的实际体验,在大量学生找不到工作,或者说找不到满意工作同时,大量机构也找不到合适员工,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去寻找和培训,难道劳动力供求双方的差异只是源于信息不对称吗?

—未完待续—

作者:杨明,新航道集团CHO、商学苑校长、清华EMBA。

主营产品:棱镜、透镜,滤色片/滤光片,激光器